长沙市第二看守所电话/地址/位置 律师简介 业务范围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长沙刑辩律师
  >> 首席律师
长沙刑辩律师
  海永恒律师(手机:15116139186)
湖南简单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副主任、专职律师。2002年3月参加国家首届司法统一考试, 取得法律职业资格证书。律师执业17年来,办理了数百件刑事案件.海律师曾多次作为湖南公共频道《帮助直通车》栏目随行律师为委托人全程提供法 律帮助等。所承办的各类案件及提供的法律服务能最大化地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得到律师同仁的首肯和当事人的高度评价。海律师能仗义执言,不畏权势,富有同情心,责任感,力求以法律和智慧谋求公平正义!
电话:0731-88608983
在线 Q Q:865978086
地址:长沙市五一大道中天广场行政公馆26031-26036号
更多 >>>
  >> 公告动态
正在更新之中……
 暴力犯罪暴力犯罪 → 欧全丰故意伤害一审刑事判决书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欧全丰故意伤害一审刑事判决书
来源: 中国裁判文书网 作者: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阅读次数: 29 
长沙刑辩律师  海永恒律师 咨询电话:15116139186
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20)湘01刑初79号
公诉机关湖南省长沙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欧全丰,男,1962年7月4日出生于湖南省,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湖南省××乡××村××组。因本案于2020年5月11日被刑事拘留,2020年5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宁乡市看守所。
辩护人向上,湖南法税律师事务所律师。
湖南省长沙市人民检察院以长检一部刑诉【2020】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欧全丰犯故意伤害罪一案,于2020年9月16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20年11月2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长沙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官袁俊、检察官助理章亿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欧全丰及其辩护人向上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长沙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20年5月10日,被告人欧全丰与被害人欧某1系邻居,在××乡××村××组自家屋门口因房屋之间一块土地权属问题发生口角,被害人欧某1用自带的“开山子”斧头在该块地上钉木桩,被告人欧全丰看到后上前阻止,后两人发生冲突。被告人欧全丰气愤之下跑到自己家的杂屋内拿出一把锄头返回现场,用锄头去敲打木桩,这时被告人欧全丰见到被害人欧某1扬起“开山子”又准备来打他,被告人欧全丰随即用锄头后跟与木头连接处击打被害人欧某1头部,致被害人欧某1头部受伤倒地。后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事发当天8点54分欧全丰打电话给梅鸣村驻村辅警兼治调主任欧敏告知其与欧某1发生了打架纠纷,且将欧某1打伤倒地,并在现场等待公安机关到场处理,归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
公诉机关为证实上述犯罪事实,提供了以下证据:户籍证明、现实表现证明、到案经过、行凶现场照片、住院病案记录等书证;证人欧某2、魏某的证言;被告人欧全丰的供述和辩解;勘验、检查、辨认、侦查实验等笔录;法医尸体鉴定书等鉴定意见;视听资料等。
长沙市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人欧全丰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欧全丰的辩护人辩称:1.欧全丰系自首;2.被害人有过错;3.欧全丰系正当防卫;4.案发后,欧全丰的家属尽力抢救被害人且赔偿了医药费、丧葬费;5.本案系邻里纠纷引发。请求法院对欧全丰从宽处理。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欧全丰与被害人欧某1系邻居,均居住在湖南省××乡××村××组。因两家房屋之间一块土地的权属问题,两人产生矛盾,经梅鸣村治调主任调解后,两家均同意暂时不动用该块土地。2020年5月10日8时许,被害人欧某1用自带的“开山子”斧头在该块地上钉木桩,被告人欧全丰看到后上前阻止,两人发生口角。被告人欧全丰气愤之下跑到自家杂屋内拿出一把锄头返回现场,用锄头去敲打木桩,这时被害人欧某1扬起了“开山子”,被告人欧全丰见状随即用锄头后跟与木头连接处击打被害人欧某1头部,致被害人欧某1头部受伤倒地,当场失去意识。被害人欧某1随即被送往医院救治,因左额顶受强大钝性外力作用,造成重型颅脑损伤,致中枢性呼吸循环衰竭,于2020年5月23日死亡。
案发当天8时54分欧全丰打电话给梅鸣村驻村辅警兼治调主任欧敏,告知其与欧某1发生了打架纠纷,且将欧某1打伤倒地,并在现场等待公安机关到场处理,归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案发后,被告人欧全丰的家属承担了被害人欧某1的医药费。被害人欧某1死亡后,被告人欧全丰的家属代为赔偿了被害人欧某1近亲属丧葬费8万元、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等各项费用共计168800元,取得了被害人欧某1近亲属的谅解。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公诉机关举证,并经庭审质证的证据予以证明:
1.证人欧某2的证言证明,欧某2是被害人欧某1之子。欧某1与邻居欧全丰因为两个房子中间地基的事情引发过多次纠纷,村辅警也进行过调解。2020年5月8日左右,村辅警兼治调主任欧敏上门到欧某2家中,当时说这块地不管是谁的都先不要动,到时候村上搞“美丽乡村”建设的时候要做绿化。2020年5月10日早晨,他看见父亲欧某1用“开山子”在自家菜土上打篱笆桩。8时30分左右,他在家中准备骑摩托车到养鸡场里面去做事,听见家中围墙外有人在交谈,当时并没有发生争执。出了大门之后,他看见父亲欧某1与邻居欧全丰站在有争议的地旁边的水泥路上在交谈,当时欧某1的手上应该是拿着“开山子”斧头,欧全丰的手上没有拿锄头,两人当时没有吵起来。过了一会儿他就听到父亲和某在发生争吵了,他回头的时候就看见父亲已经倒地了,他马上往他们那边跑过去,欧全丰还打算举起锄头继续打欧某1,他马上拦住了欧全丰。当时他父亲欧某1已经喊不应了。
2.证人魏某的证言证明,他和某、欧某1是同组村民,欧全丰、欧某1两家是邻居,两个人都很老实,待人接物都很好,平时关系也比较好。2020年5月10日早上,他骑摩托车经过两家房屋中间的一块空地时,欧某1和某两人站在空地上的一个篱笆桩旁边,当时没有发生争吵。等到他骑摩托车到街上后返回家中时,看见欧某2扶着他父亲欧某1在马路中间,马路中间有一滩血,欧全丰站在自己家门口。
3.欧敏出具的情况说明及通话详单证明,他是梅鸣村驻村辅警兼治调主任。2020年5月2日,他接到欧全丰电话,要求处理与邻居的土地交界纠纷。他便于5月6日在土地争议地进行调解,当时参与调解的有欧全丰、欧某1及妻子。在调解之前,欧全丰已经在争议地种了多年的菜,而欧某1于5月6日前在此地打了一个桩子,还在靠自家的围墙边倒了几次煤灰。鉴于双方都没有该土地的土地证,欧敏就告知他们在村调解委员会进行调解之前不准动用该土地,而且村组正在争取美丽乡村屋场建设,这块地可能会用于绿化。经过调解,双方都同意暂时不动用该土地。2020年5月7日下午,他单独找双方当事人聊此事,当时欧某1不在家,他便与欧某1的妻子进行了说明,要求在调解好之前都不要动用该土地,欧某1的妻子同意了。2020年5月10日上午,他所使用的153××××9883的电话号码接到欧全丰用158××××8394打过来的电话,欧全丰说自己将欧某1打伤倒在地上了。
通话详单证明欧全丰拨打欧敏所使用的电话号码的情况。
4.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现场照片证明,案发现场的情况。
5.病历资料证明,欧某1被打伤后入院救治,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欧某1于2020年5月10日9:40进入宁乡市人民医院救治,5月11日16时46分转入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救治,5月23日9:40因救治无效被宣布临床死亡。
6.宁乡市公安局物证鉴定室宁公物鉴(法医病理)字[2020]6号鉴定书、尸检照片证明,欧某1符合左额顶受强大钝性外力作用,造成重型颅脑损伤,致中枢性呼吸循环衰竭死亡。
7.提取笔录、扣押决定书、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明,公安机关分别对欧全丰用于打伤欧某1的锄头、欧某1所持“开山子”斧头予以提取。公安机关提取了欧某2、余叔娥的血样。
8.长沙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长公物鉴(法物)字[2020]405号鉴定书证明,从地面锄头背两处的棉签擦拭子中检出的DNA与送检的欧某1肋软骨在20个基因座基因型相同;欧某1、余叔娥是欧某2生物学父、母亲。
9.接报案登记表、到案经过证明,宁乡市公安局大成桥派出所于2020年5月10日8时许接欧某2电话报警后,赶至现场,将被告人欧全丰带至公安机关调查。
10.户籍资料证明,被告人欧全丰、被害人欧某1的身份情况。
11.调解协议、收条证明,案发后,被告人欧全丰家属承担了欧某1的住院抢救费用;欧某1死亡后,被告人欧全丰家属赔偿欧某1近亲属丧葬费80000元;本院审理期间,经庭外和解,被告人欧全丰家属赔偿欧某1近亲属死亡赔偿金等费用168800元。被害人欧某1的近亲属对被告人欧全丰表示谅解。
12.被告人欧全丰的供述证明,2020年5月10日8时许,他一个人在家看电视,听见外面有人敲木桩的声音,他走到门外,看见欧某1在两家之间的地坪上钉木桩。他跟欧某1说,这块地村上已经调解了,不要钉木桩。欧某1非要钉,还说这块地就是他的。两人发生了口角,欧全丰俯身去摇木桩,欧某1用手中的“开山子”朝他打过来,被他躲开了。他见状也回到家中杂屋拿了一把挖菜的锄头出来,直接用锄头把木桩打歪了。这时,他看见欧某1又举起“开山子”要打他,他就拿着锄头直接朝欧某1的头部打了一下,欧某1倒在地上,头部的位置一下子流出了很多血。欧某1被打倒在地后,欧某2一边喊一边跑过来,说他父亲被欧全丰打了两下,实际上他只打了一下。他看见欧某1倒在地下他知道出大事了,就拿着锄头走到家门口,打电话给了治调主任欧敏,说自己把欧某1打伤了,没过多久救护车和公安机关都来了。
针对被告人欧全丰的辩护人提交的其他证据:对于就医发票,本院结合在案其他证据予以认定;对于欧全丰的残疾人证件,无法证明欧全丰具有何种肢体残疾及该种残疾与本案的关联程度,本院不予采信;对于自留山林权证,仅凭文字记载不能证明争议土地的归属,本院亦不予采信。
本院认为,被告人欧全丰故意伤害他人,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欧全丰案发后向村治调主任兼辅警投案,并在现场等候处理,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减轻处罚。本案因邻里纠纷引发,双方矛盾经调处后均被要求暂不动用争议土地,但被害人欧某1先行在争议土地上钉木桩,对于矛盾的引发具有一定过错,本院酌情对被告人欧全丰从轻处罚。案发后,被告人欧全丰的家属赔偿了被害人近亲属的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本院酌情对被告人欧全丰从轻处罚。针对辩护人提出欧全丰系正当防卫的意见,本院认为,被告人欧全丰在双方因琐事发生口角之时返回家中拿取锄头,并当面用锄头去挖对方所钉木桩,对于双方的冲突升级负有责任,其后再用锄头去击打被害人的要害部位,不能认定为正当防卫。对于辩护人所提“欧全丰系自首”、“被害人有过错”、“赔偿了被害人”、“本案系邻里纠纷引发”等意见,与事实相符,本院予以采纳。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欧全丰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20年5月11日起至2026年5月10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 余 丹
审判员 刘 军
审判员 黎亦琪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十五日
书记员 许 瑶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组织他人出卖人体器官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未经本人同意摘取其器官,或者摘取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的器官,或者强迫、欺骗他人捐献器官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违背本人生前意愿摘取其尸体器官,或者本人生前未表示同意,违反国家规定,违背其近亲属意愿摘取其尸体器官的,依照本法第三百零二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长沙刑辩律师  海永恒律师 咨询电话:15116139186
上一篇:(2021)湘0104刑初172号莫某辉故意伤害一审刑事判决书
下一篇:宾俊杰故意杀人一审刑事判决书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管理 
 
长沙市第二看守所电话|地址|位置|会见
地址:长沙市五一大道中天广场行政公馆26031-26036号
手机:15116139186(微信号同)
邮箱:865978086@qq.com
本站访问量:
技术支持:律师建站